以太坊:增长的垄断(二)

itechnomax 大区块链 2022-03-10 06:26:19 以太坊 国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谈以太坊的文章很多,但是从投资的角度对其进行全面分析的不多。在这一点上,这篇文章把各方面对以太坊的讨论文章做了很好的总结,并介绍了关键概念,最后给出了自己对以太坊的估值测算。本文来自编译,篇幅关系,我们分六部分刊出,此为第二部分。

  要想理解以太坊,你首先得理解去中心化计算以及比特币的创建目的。去中心化计算的大概定义是这样一种计算机应用,它可以为其用户制造出一些有用的结果,它可以在世界各地的多台计算机上同时运行,而不仅仅是在一台中央服务器上运行,而且连接这些计算机的网络可以协同工作,不需要信任任何一台计算机或其管理员是否诚实。

  共识机制。这个改变了游戏规则。比特币依赖工作量证明系统,联网计算机靠这种机制同意并记录共享数据集的更改。

  正是工作量证明共识机制让比特币确保在整个区块链上达成一致:由于矿工必须支付能耗成本,所以他们不会浪费能耗去验证别人不会同意的交易。拥有最多验证的链被定义为最长的链。每一链接的区块代表为验证这些交易所做的工作。最长的链是合法性最强的,这样就通过工作量证明达成一致。

  去中心化计算是由中本聪设计的,旨在解决互联网的价值转移层问题。2008 年之后,中本聪认为当前的价值传输协议需要受信任的第三方身份验证,从而产生不必要的费用,没法支撑互联网时代的交易。所以,比特币一开始是数字化的点对点现金。然而,这一协议作为身份验证机制,规模翻了一番,尽管它验证的只是bitcoin的身份(小写的“b”,比特币协议的输出和交换媒介)。

  正是这第二种机制——对透明、公有身份的数据进行验证的能力——已经成为第二代区块链(以太坊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种)的重点。目前,区块链技术的主要用例是投机。下一个主要用例是价值存储——大家分别 “健全货币”模因和“超声波货币”模因来为比特币和以太坊发声。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加密货币比黄金或法币有更好的价值主张。

  在意识形态上,比特币人倾向于自由主义,拥护米塞斯、罗斯巴德、斯皮茨纳格尔和哈耶克。其信念从根本上认为去中心化可以实现政治中立的个人主权,这是一项值得去实现的追求。他们往往认为比特币的简单性使其在存储和转移价值方面更胜一筹,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基础层在设计上做到了极简化,访问运行节点的门槛较低,宁愿通过闪电网络这样的第 2 层进行扩展。因此,比特币的路径依赖,安全,去中心化以及作为加密货币的林迪效应令其成为加密货币当中最好的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如果你是极多主义者的话)。

  然而,抛开数字现金/价值存储之争不管,去中心化计算的边缘用例就包括了逐步取代传统金融系统的DeFi ,以及围绕数字稀缺商品不断发展的社区——NFT 。这些几乎完全是建立在以太坊之上的。

  跟比特币一样,以太坊也是一个开源网络,旨在对交易进行验证。跟比特币不一样的是,以太坊是图灵完备的。这意味着,比特币协议的全部意义在于验证比特币的转让,以及产生一点点比特币来奖励那些验证者,而以太坊的意义则要广泛得多。以太坊是为了让大家可以在它的基础上开发,而且能够验证任何类型的交易或交易集(所谓的智能合约)。它是可编程的。如果说比特币是 HP-35的话,那以太坊就是微软的 Excel。

  Excel 只是理解以太坊的几个有用的类比之一。以太坊还类似:一堆分布式的在线自动售货机,数字石油,公有的AWS,Web3.0的TCP/IP等。

  那么以太坊是怎么运作的呢?在谈这个之前,我们先得拆解一下智能合约。只能合约是支持以太坊生态体系的自动执行的不可变的协议。可将它们视为一堆 If-Then 指令。开发者用以太坊的编程语言(Solidity)编写智能合约并将其上传到以太坊系统(以太坊虚拟机)。将该应用当作验证者(称为“节点”)运行的每个人都会获得该代码的副本。当用户用这些合约进行交易时,所有节点都必须根据合约规则验证结果。这个验证过程就是区块链所依赖的计算。

  每一位矿工会不断地验证交易块。合法的块会被添加到链上。“链”是所有交易和智能合约的历史(和当前状态)。为了阻止大家对计算系统进行超频,用户必须支付矿工费(gas fee)作为计算信用。Gas 是用以太币(Ether,也叫做 ETH)购买的。在 Eth1.0 下,用户为了求验证,或者优先处理自己的交易,会支付给矿工gas 费或者协议发行的 ETH。在 Eth2.0 下,这些 gas 费会被烧掉(就像股票回购),而小费会累计给质押 ETH 的人。

  以太坊的货币政策这个话题很复杂,之前就已经硬分叉(“变更”的加密货币术语)过大约 10 次了。目前,发行/通胀率约为 0.2%。这些新铸造的 ETH 会提供给矿工。在伦敦分叉 (EIP1559) 以及 Eth2.0 推出后,发行率会由一个Staked Ether/Total Ether算法确定,一边需要有更高的质押收益率(发行率)时激励增加的安全性。从理论上来说,其净效应会是一个基于规则的、通货紧缩的、增强吞吐量的政策。

  “如果加密货币技术成功的话,并不是因为它为更好的人赋权。而因为它为更好的机构赋权。” 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说过的这段话我很喜欢 。以太坊的可编程性是它的决定性特征。跟比特币相比,它的交易更快、更便宜,而且它的网络比其他替代品更安全,更加去中心化。以太坊非常节能,在过去 24 个月的时间里出现了大量的创新,并且在此基础上开发出大量应用——包括多个央行的应用。但是,你也可以说 AWS 也能满足其中的大部分要求。AWS 很稳定,延迟最小,创新活跃,数据交易便宜且丰富。区别在哪里?AWS 不是去中心化的。而且 AWS 不能像以太坊那样调节激励措施。

  由于 gas 费必须用 ETH 支付,开发者和用户都必须拥有 ETH。这意味着他们会受益于代币的升值。除此以外,这也意味着 ETH 的价值越高,网络就越难攻击。虽然实际上没有开发者会认为“让我持有 ETH,这样我的项目就是安全的”,但他们几乎肯定会认同“鼓励大家研究在以太坊上开发dApps ,好让生态体系得到发展”。对于每一个建立在以太坊基础上的dApp来说,支付的gas费越多,开发的互操作性越高,网络就越安全,从而提高在以太坊上面开发的吸引力。这就是以太坊协议核心的正反馈循环。

  但是,如果太多团队加入得太快,gas 费就会飙升,从而阻止过度采用。这种负反馈循环控制着协议,因为过度采用可能会导致快速发布的代码出现同样的激增,充斥着bug和糟糕的用户体验,挤压了更有用、更有弹性的dApp稀缺的网络空间。这些正负反馈循环共同控制着生态系统的发展以及价值增长的轨迹。从历史上看,我们在应用/平台级(如 Google/Maps)看到的价值创造远远超过了基础设施级(HTML/GPS)。我刚刚概述的确保以太坊协议始终必须比在它之上开发的dApp更有价值这一点,是为了避免协议遭受纯粹是为了掠夺dApp价值的51% 攻击。

  除了作为gas费以及质押抵押资产之外,ETH 在DeFi 中还可用作储备资产、抵押品、融资以及交换媒介。有些零售商接受 ETH,而 ETH 是数字稀缺商品(NFT/链上游戏内物品)的默认记账单位。所有这些意味着 ETH 目前是一种高度可交易的资产,跟主要就是为了持有的比特币不同。

  大家愿不愿意交易快速升值的代币很让人好奇。在 BTC 的情况下,文化已经决定“不”。除非我们把新的金融体系货币化了”。在 ETH 的情况下,大家的态度似乎在往“是”。如果我们相信所买的东西比代币更有价值的话。但是,他们目前购买的(NFT、DAO 治理代币、DeFi掉期等)都陷入到 ETH 越贵 NFT就越贵的浪潮之中,并且都通过生态体系的发展以及gas费需求推高了 ETH 的价格。

  上图可能意味着以下几点中的一个。这可能意味着 ETH 愈发被持有者看作是一种价值储存手段或投机工具。这可能意味着更多的用户在中心化的交易所交易。或者这可能只是意味着这些年来很多人清空了自己的 ETH 账户,只留下一堆未使用的钱包。可是,看到自 2017 年初以来唯一地址的数量增加了近40倍之后,你很难得出结论说以太坊的网络没有增长。

  我尤其喜欢Allen Farrington 提出的那个问题:“如果一个全球性的、数字化的、健全的、开源的、可编程的货币似乎是从绝对的零开始货币化的话,那(最后)它会是什么样的?”。我也会问类似的问题,如果一个完整的金融生态体系死从零开始货币化的话,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让 ETH数量上升的价值流动在我看来很有意义:

  以太坊生态体系发展→更多的交易→gas 费的需求增加→对 ETH 的需求增加。

  采用以太币(或以太坊上的BTC )作为货币/价值存储→对 ETH 的需求增加。

  质押的ETH产生收益,因为这是参股以太坊网络,是对以太坊收取费用的声索→更多的人买入ETH来质押。

  不太清楚的是这项技术在现实世界的用例是什么。乔布斯一次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说过一段很经典的话“...... 你必须从用户体验出发,然后看有什么技术可以采用。而不是从技术出发,再想办法弄清楚把它卖给谁。” 对我来说以太坊最大的谜题就在这儿:客户体验虽然有所改善,但还是很粗劣。我妈永远不会在币安完成 KYC(身份验证),打开MetaMask钱包,把自己在币安买的一些 ETH 发往该钱包,再将 ETH质押到 Lido,然后开始到 Curve 上进行流动性挖矿。她不想知道 gas 费、库存流量比(stock-to-flow)或协议这些东西。作为技术这些东西令人兴奋,但用例远不是以客户为中心,距离主流采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