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遭开年棒喝!多币种跌跌不休小白入场套牢悔不当初

  记者梳理发现,自2021年12月底至今,比特币、以太坊两大币种跌跌不休,其中比特币最低跌至4万美元,以太坊最低触及3000美元,此外还有一些交易所平台币、山寨币等跌至历史新低。截至1月10日17时34分,比特币交易价格报4.19万美元,较2021年12月底缩水上万美元,以太坊报价3150美元,较2021年12月底价格跌去24%……

  以比特币为例,2021年12月底价格最高报5.2万美元,但经过多轮下跌后,于2022年1月9日跌至三个月内新低,报4.07万美元,价格跌去21.7%;另一主流币种以太坊也未幸免于难,目前,以太坊最新报价3150美元,较12月底4121美元价格狂泻24%。

  除了比特币、以太坊外,其他BNB、SOL、XRP、DOGE等虚拟货币同样跌势凶猛,甚至有一些平台币、山寨币跌至历史新低。

  虚拟货币集体大跌,也引发大量币圈投资者爆仓,合约帝数据显示,近24小时,全网有超过2.1万币民爆仓,爆仓资金达407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59亿元)。

  “币圈的价格回调是必然的,因为虚拟货币业务本身非法,比如通过加密助长全球性的洗钱、犯罪,币值波动很大不适宜作为世界货币,也不利于流通和储蓄。”工信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向

  不过,针对次轮暴跌,盘和林指出,本轮虚拟货币暴跌的触发点,其实是哈萨克斯坦内乱,数据显示,2021年哈萨克斯坦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比特币开采中心,其算力在全球占比达到18%。由于哈萨克斯坦断网,从而使得算力被迫退出。

  “这也侧面表明当前的虚拟货币属于圈层模式,当算力降低,参与者减少,玩家也相应减少,从而导致比特币价格支撑减弱。” 盘和林说道。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亚同样指出,币圈新一轮价格跌势由多方面原因推动,既有技术原因,年后1月价格回调属于常态;也有政治原因,因为有些国家政局的动荡导致;还有算力问题,因算力的普遍下降导致市场利空。

  连续多天的暴跌,很多币民开始陷入恐慌,尤其是一些刚入币圈的新手“小白”,没有经验也缺乏辨识能力,在一些资金盘的诱导下入场空气币甚至归零币,一不小心就被深套,悔不当初。

  这样的“小白”并不少见。李峰(化名)就是2021年底入场币圈的新手,他苦诉道,“我主要是听朋友介绍,他投资买币赚了不少钱,他给我推荐了一个币种,说很快会拉盘,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投了1万元。谁知道刚买没多久就亏了30%,现在还剩不到7000元,真是风险不小啊。”

  比李峰更加后悔的,还有平常并不接触币圈的小林,她甚至都不知道买的是哪类币种,自身也未参与,就把10万元转给了朋友,“当时朋友只说是一个很火的链游新项目,我也不会操作,但还挺信任他的,就把钱直接转账给他了,因为我不会看盘,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跌成这样了,反正是被套牢了……”

  可以看出,目前市场上资金盘、空气币依然存在,往往是通过金融传销等手段发展下线、吸引投资人,尤其是一些所谓的“链游”(区块链游戏)、“NFT” (非同质代币)噱头迷惑下,新手很容易被高额的投资回报率所迷惑。

  事实上,“链游”项目在币圈火爆已有时日,主要通过氪金(支付费用,特指网络游戏中的充值行为)获得生产工具,在游戏内获得NFT加持,具备不可复制性,具备独特性的游戏道具,并以此道具进行交易。

  记者,目前,大多数链游是平台借助NFT和比特币价格浪潮来牟利,游戏内的NFT数字资产虽然具备独特性,但不具备艺术价值和人文价值,实则是一种计算机随机生成的虚拟物品,价格也取决于接盘人的数量。

  “除了头部链游外,90%的其他链游其实并不具备数字资产变现流量基础,初期投入完全是给游戏平台送钱;另外对于没有艺术和人文价值的NFT,本质就也可以说是击鼓传花,没人承接的时候,也成为一场游戏平台割韭菜的游戏。”盘和林直言道。

  就在1月10日,重庆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就发布风险提示了“区块链”“虚拟货币”投资风险。随着区块链技术发展受到广泛重视,一些不法分子借机炒作区块链概念,以所谓“虚拟货币”“区块链商城”“区块链游戏”“投资IPFS分布式存储服务器项目”等名义非法吸收公众资金,侵害公众权益。

  除了“链游”外,目前币圈仍有很多披着区块链外衣,蹭着“币”“链”热点的所谓高收益投资项目,实际上与区块链技术毫无关系。

  重庆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披露,其主要特征和风险表现在:一是网络化、跨境化明显,网上交易,风险波及范围广、扩散速度快,大量不法资金流向境外,监管和追踪难度大。二是欺骗性、诱惑性、隐蔽性强,不法分子利用热点概念炒作,编造各种虚假项目,以高额回报为诱饵,并且幕后操纵虚拟货币价格走势。三是存在多种违法风险,不法分子通过举办线下活动或在各论坛、微信群里宣传,并利诱投资人发展人员加入,具有非法集资、诈骗、传销等违法行为特征。

  针对币圈乱象,监管曾多番声明严打围剿,但市场乱象层出不穷,业内预测后续还会进一步追踪完善。

  李亚指出,资金盘、空气币等涉及违法犯罪,监管部门和公安部门后续应加大在该方面的监管和执法力度。另从投资的角度上来说,在中国境内进行虚拟货币的交易已被认定为是非法金融行为,相关的交易行为不被我国法律所保护,投资人应结合自身的情况选择持牌金融机构进行投资。

  “监管已经三令五申,在虚拟货币爆雷前,不遗余力地告知普通人风险,也在实际行动上,淘汰矿机,切断虚拟货币和金融机构的联系,可以说监管在这方面已经处理得很好,但由于虚拟货币是去中心化的,点对点、个人对个人的交易对于监管层面是很难监控的,所以这部分投资人参与进虚拟货币当前完全是一种买者自负的状态。”盘和林称。

  当前,仍有部分虚拟货币玩家通过私下交易继续投资虚拟货币,C2C虚拟货币交易和跨境虚拟货币交易打击任重而道远。盘和林预测,监管后续重点依然是将虚拟货币和金融机构两者隔离,防止虚拟货币价格波动的风险向金融机构传导。另外,消费者一定要意识到币圈风险,远离虚拟货币。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