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神仙鱼:也就是少挣了20亿而已

  对于那些经历过“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玩家而言。当下币圈的环境,也就是像《和陌生人说话》中,七彩神仙鱼曾笑谈少挣20亿的那样:“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波澜不惊了。”

  如果将币圈简单地划分一下:在矿机领域呼风唤雨的,比特大陆吴忌寒、嘉楠耕智南瓜张,烤猫(消失)。

  交易所上主宰生杀大权的,三分天下的火币李林,okex徐明星,币安赵长鹏;

  区块链媒体上控制舆论风向的,金色财经杜钧,巴比特创始人长铗,币世界创始人谭晨辉。

  这里是一个江湖,随便走出来一个,币圈可能都要抖一抖;而有人在名望上挣得头破血流,有人也在看不见的地方赚得金银满钵。

  今天主要是看到访谈后的一些粗略记录:毛世行,国内矿池始祖,鱼池池主。币圈称之为七彩神仙鱼。翻开毛世行的币圈履历:

  2012年参与国内最早的比特币社区比特人(btcman)、莱特币LTCBBS论坛的搭建和运营,撰写了大量的挖矿教程,带领了众多国内早期矿工参与比特币、莱特币挖矿。

  2013年初研究生退学,联合王纯建立了国内最早的比特币\莱特币矿池F2POOL,并逐步发展成了全球最大的综合性矿池,目前鱼池比特币算力份额全球前六,以太坊全球第一,莱特币全球第一,ZEC全球第二。

  当时他才读大二,长时间逃课,在宿舍里窝了整整3个月,把坛上几乎所有的帖子都看了一遍,开始对比特币有了初步的认识。而他的室友们,觉得当时的毛世行已经疑似走火入魔,精神状态堪忧。

  在初期痴迷比特币的驱动下,毛世行最先想到的就是要炒币获得比特币。然而,前期的炒币的经历并不美好。

  当时中国还没有比特币交易所,交易流程还比较复杂,中国玩家买币炒币,都需要专门到日本的门头沟交易所(目前已倒闭破产)去购买,门槛也比较多。而且,由于在交易过程中无法直接通过国内手段进行充值,当时还要用到一种叫做“充值券”的兑换券,市场上也衍生了倒卖充值券的生意。

  而毛世行在炒币的过程中发现,自己的炒币天赋并不高,依他而言,当时花了几千美金,尝试去炒比特币,却发现自己在炒币上基本没有天赋,而且盯盘很花费时间。

  2011年的比特币生态还比较简单,想要获取到比特币,要么购买、炒币,要么就是挖矿,或者自己开发应用。由于毛世行对硬件有很大的兴趣,于是转而去研究挖矿。

  根据毛世行回忆,当时比特币刚刚从cpu挖矿转到显卡挖矿,难度还很低,最刚开始就拿笔记本挖矿,挖了一阵子,笔记本的显卡就挂掉了。于是,他也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在研究各种硬件挖矿效益,以及挖矿软件的调试和优化上。

  在通过挖矿,捞到不少油水后,毛世行开始扩大生产规模,从2012年初购入四五台显卡机器开始,到2012年末,他将自己家的客厅变成了摆放近20台机器的比特币家庭“矿场”。

  那段时期,不仅让毛世行积累了几乎所有的“挖矿”专业技术,也建立了自己的比特币圈社交关系网,圈子中大多是痴迷比特币的极客。

  可能是挖矿带来的巨大收益,让毛世行顿觉大学生涯无用,也曾甚至试图说服父母让其退学,但没得到家里人的同意。

  13年年初,比特币暴涨至90美元,央视新闻里也会隔三差五就会报道一下比特币,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专注到这个新鲜的,带有暴富诱惑的东西。

  而毛世行也有了更有说服力的辍学理由,他直接卖掉部分比特币,换取了几百万的现金,放在了父母的面前,果断休学创业。

  笔者通过百度指数查询到,2013年1月到5月,中国关注比特币的人群从1000出头跃升到超过3万;11月,人数居然超过了17万,关注人数的增加,加热钱的涌入,极大地推高了比特币的价格,也为毛世行的创业做好了氛围铺垫。

  2013年11月比特币涨至267美元;两周过后的11月29日,比特币价格达到1242美元,首次超过黄金。

  毛世行至今仍然清晰地记得那两周,因为时差,他每天盯着美国交易所传来的数据,到夜里三四点钟才睡觉,中午十一二点,手机尖锐的报警铃声响起,提醒他,币价又涨了。

  “你每天睁开眼就看到账上的钱多了几百万,那种情况,(除了盯着行情看)你觉得你还能干别的活吗?”

  由于国内矿池没有参照的标的,毛世行只好“摸着石头过河”维持运营,用户按照难度的理论值来分配收益,技术因素、网络因素、运气因素等造成的损失也全部由鱼池承担。

  2013年初全球第一台asci从avalon发货,而当时比特币的挖矿协议还是比较原始的getwork协议,不足以支撑大规模的算力,部分矿池坚信不会出现asic而拒绝改变,矿池领域出现了洗牌的窗口期。

  在行业洗牌的契机下,巨量涌入的矿工让鱼池在上线一年多以后,算力一举超越国外对手,跃升全球第一,随之而来的是鱼池逐步发展成了全球最大的比特币、莱特币、以太坊、zcash矿池,成为了数字货币生态中的重要参与者。

  在比特币区块链的每个区块中,有一个专门留下的空间,供矿工留下信息,毛世行在鱼池挖出的第一个区块中写下了“from China”,没有引起注意,后来,他干脆用中文签下了自己的网名“七彩神仙鱼”,终于被外国人发现并引起讨论。

  2014年中旬,神鱼发现行业内的莱特币价格和生产成本一直倒挂,于是内心生出了想要造矿机的念头。他开启了数字货币的股权融资——如果放到现在就是ICO,当时还没有那个说法。

  他募集了大量的比特币,融资开始的时候比特币的价格为5000元,银鱼矿业募集了大概5600枚比特币,结合上神鱼自己投入的资金,开始了莱特币矿机研发。

  矿机的研发并没有遇到很大的阻碍,矿机上线,分红开启等等一切都很顺利,然而问题出在莱特币的价格之上。

  当时正处于行业超级熊市,莱特币的价格如水银泻地一般疯狂下跌。银鱼矿机虽然设备非常先进(领先同时代产品几乎两到三年的时间),然而无法抵御币价下跌的颓势。分红逐渐资不抵债。最后神鱼也无可奈何的关闭了银鱼矿机的分红,将所有矿机赔本大甩卖扔向市场。

  虽然鱼池又在2016年大牛市里迎来了一个无比辉煌的春天。在ETH还处在比较早期的阶段时候,率先推出了ETH矿池,带领了国内众多的矿工在ETH上挣了上千倍,ETH算力一度占据全网的1/4。

  但是,随着其他矿池的不断崛起,鱼池在2017年受到了不小的挑战。2017年底,一次意外的事故让神鱼损失了将近8000枚以太坊。

  目前的鱼池虽然仍旧位居前位,但后起之秀的崛起,以及熊市的影响,让鱼池也承受着不少经营压力。

  不过这些可能对他而言不重要了,毕竟从大的维度来看,人的一生,起起落落,最终也只是浮亏和浮盈。

  其实毛世行炒币创业之外,生活有很多有趣的经历:比如曾在比特币骰子一把赌输2000个比特币,结婚时没有买戒指,而是挖了两个新区块,在区块里写下了结婚誓词。

  和很多最初进入比特币交易的 IT 男一样,他谨慎地相信,也许有一天比特币真的会成为日常支付手段。

  当然,他也设想过,比特币真的因为技术原因归零,“但这种可能性是极小的,如果那样就当做技术探索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