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过山车”背后的采矿圈有很多采矿机的交易套路

  最近比特币价格坐过山车,1月初还不到3万美元,后来又创下40721美元的历史新高。用了不到10天,之后12天又暴跌回29532美元。在这个“过山车”市场的背后,比特币矿机厂商的股价也在大幅波动,矿界“供不应求”的现象还在继续。但我们也要警惕,一旦比特币泡沫破裂,背后的风险就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崩塌。

  自1月9日打破4万美元的历史高点以来,比特币价格一直在不断回调。根据全球货币价格网站CoinMarketCap的数据,过去一周,比特币的价格跌至29308美元。截至1月26日15: 18,比特币价格为31556美元,价格持续波动。

  近几个月比特币涨价,带动了上游矿山机械行业。被货币圈称为“第一区块链”的比特币采掘机制造商嘉南科技就是其中之一。

  具体来说,2020年8月、9月、10月期间,比特币价格长期在1万美元左右波动,建安科技股价也长期在2美元左右波动;自2020年11月以来,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上涨,建安科技的股价也大幅上涨,11月30日达到6.06美元的高点。

  然后在2020年12月,建安科技的股价再次出现,一路下跌至12月11日的3.18美元。但今年1月,比特币价格不断突破新高,建安科技股价再次上涨,一度翻番至7.3美元。好景不长。随着比特币的下跌,建安科技的股价也再次下跌。目前,据报道,建安科技的最新股价为5.24美元。

  建安科技是成立于2013年的比特币矿机制造商。据2019年底披露,在建安科技当时的主营业务中,比特币矿机销售仍占公司收入来源的99%以上。

  近年来,为了稳定业务风险,建安科技正试图从比特币矿业企业转型为AI科技公司。然而,就在2020年12月底,该公司今天还向记者透露,AI销售的比例仍然很小。

  与建安科技类似,另一家比特币矿机制造商益邦国际(Yibang International)在过去两个月的股价也有类似的走势。上海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人工智能与变更管理研究所区块链技术与应用研究中心主任刘峰表示,目前矿山机械制造企业上市公司股价与比特币价格关系密切,趋势与此一致是必然的。一方面,矿机厂商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是围绕比特币矿机,矿机的供求关系基本取决于货币价格。所以比特币价格上涨,矿工利润上涨,导致矿业市场火爆,矿机价格高;另一方面,虽然一些矿机厂商试图拓展新的盈利业务,比如改造AI,但现实是这一业务目前还没有看到明显的进展,所以大多数矿机公司的主营业务仍然高度依赖比特币所代表的货币价格。

  “这也说明矿山机械行业盈利模式单一,业务抗风险能力较弱。如果比特币价格继续下跌,这类公司面临的商业风险可想而知。”刘枫接着说道。

  鉴于建安科技股价波动的原因和目前最新的商业形势,记者今天采访了建安科技,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任何回应。

  比特币不是某个特定机构发行的,而是根据特定算法经过大量计算生成的,称为“挖掘”。具体来说,根据比特币POW机制,每个计算机节点以其计算能力攫取记账权,谁攫取记账权,谁就能获得系统生成的相应比特币奖励。其中采矿用的硬件设备叫“矿机”,购买矿机的个体矿工叫“矿工”,矿机管理和提供动力的地方叫“矿田”,还有采矿平台“矿池”等。

  “影响比特币矿工收入的因素主要是比特币价格和矿工所持有的计算能力占整个网络计算能力的比例。影响比特币矿工成本的因素主要是购买矿机的价格、矿机耗电量、电费。”郭盛证券的区块链研究员宋佳吉对《今日中国》表示,最近比特币价格快速上涨,矿工收入也有所增加。此外,比特币采掘机的容量受限于芯片代工厂的容量,整个网络计算能力的提升也是有限的。所以无论是看比特币价格还是矿工的计算能力在整个网络中所占的比例,对于前期购买了足够计算能力的矿工都是有利的。

  随着货币价格飙升,整个矿机市场“一机难求”。比如在Wingbit官网,十几款矿机产品显示库存为0,其中8款标注为“售罄”;此外,许多人今天告诉北京商报,目前,即使采矿机可以从其他渠道购买,价格也比平时高1-2倍甚至更多。

  一方面,矿机的交易套路很多。业内人士林峰今天对记者表示,长期以来,采矿机械一直供不应求。一方面,由于矿机生产能力不足,另外,比特币和以太网的价格快速上涨,也导致了市场囤积商品或者矿机厂商套路的存在。

  林峰表示,比特币大涨,吸引了大量小白矿商进入市场,但他们一般很难通过矿机厂商的官方渠道直接购买矿机,一般都是探矿机经销商购买。但是,也有一些黑心贩子,给一些粗制滥造的矿机贴上标签,高价出售;另外,二手交易市场上,甚至可能会有一些过了保修期的二手矿机,出现掉板、计算能力不足等故障,但还是有卖的。

  刘枫指出,虽然最近比特币价格经历了“过山车”行情,但均价仍在牛市道路上,利润相当高。所以尽管货币价格下跌,但上游矿业圈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仍然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但不可避免的是,一旦未来货币市场走出牛市,矿业圈如何抵御熊市风险,仍然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

  林枫同样认为,买矿机实则和买币一样都是投机行为。但不同的是,买币卖币瞬间就可完成,但投资矿机却是个周期很长的过程,除去矿机自身价格成本、矿机功耗和电费、场地费等一系列费用外,如果币价大跌,那就没办法产生足够的收益,回本周期也将不断拉长,如果币价跌得太厉害,甚至可能造成血本无归的境地。

  此类境况在矿圈并不鲜见,事实上,就在2020年3月,比特币暴跌至4000美元以下,价格接近“腰斩”的情况下,就有大部分主流矿机触达关机币价,挖矿成本短时被击穿。

  一资深分析人士告诉记者,“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比特币是一种高风险资产,而不是避险资产。而且比特币作为一种特殊的资产类别,不同于股票或债券,不会产生任何可预期的现金流,投资者获取回报的唯一方式是比特币价格的上涨,因此更容易形成投机性泡沫”。

  回顾近月来比特币价格走势,比特币从1万美元涨至2万美元,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比特币从2万美元涨至3万美元,用了近半个月的时间;比特币从3万美元涨至4万美元,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在该资深人士看来,这种疯狂的上涨表明,比特币市场上的投机已成为主导因素,市场已经累积了大量的风险,形成了巨大的泡沫,只差一根外部的导火索来引爆整个市场。

  宋嘉吉团队认为,无论是对比特币矿工还是矿机厂商而言,后期都要高度注意比特币价格波动的风险。

  刘峰则指出,目前矿圈处于一个牛市中供不应求的阶段,但是仍然是一个周期中的发展阶段,目前,矿圈的盈利模式单一,抵御熊市的能力较弱,该产业亟待有新的业务模式出现,让自身的业务模式从单极化向着多元化发展。

  “比特币上游产业公司发展难点和挑战都和比特币相关。”复旦大学张江研究院教授、数字经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陈文君也指出,一旦比特币价值下降,将让矿机厂商面临巨大风险;此外,多地均在对矿池相关企业进行打击清理,因为耗费资源,矿机厂商的商业模式岌岌可危。

  针对矿圈相关机构,刘峰也给出相应建议:“要在抓住牛市的热潮扩大盈利的同时充分为全周期考虑,全面规划发展战略,积极加大科技投入,从技术上、业务上、盈利模式上更靠近产业落地去发展,如抓住我国数字中国战略的机会,成为分散式算力支撑和提供者,会是一个顺势而为的好机会。”

  Facebook 的欧洲数据被禁止传到美国,引其它科技巨头担忧数据欧洲IT资讯

  在互联网盛行的时代,越来越多传统行业在互联网科技的助力下实现了量的提升。

  各国监管对比特币的“围追堵截”,或许是防止多米诺式崩盘、金融危机爆发的一步大棋?5月19日,加密货币市场集体崩跌,比特币一度狂泻30%,...

  北京大学报告:北京市PM2.5五年下降40%以上 退出污染“双高”群体

  原标题:北大报告:北京PM2 5五年下降超四成,退出污染“双高”群作为污染治理重点对象,北京近年空气质量改善显著,与2015年相比,2020年...

  AT&T“无限流量套餐”却限速 最终认赔老用户4 2亿用户无限流量套餐at&t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