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链创始人戴震:能源数字化是新基建的基建

  在“云上群英会”圆桌对话环节,能链NewLink创始人戴震分享了能链在打造数字化新基建的创新实践。

  能链是能源赛道的新基建企业,旗下包含团油、快电、能链云、能链直供、综合能源港、能链智电等业务,用数字化技术为行业赋能。

  目前,团油连接了国内2.5万座加油站,按全球加油站网络规模排名,团油位居第三。快电连接70万根充电桩,覆盖全国90%的公共充电桩。

  在今年第一季度,能链累计获得了3亿美元战略轮系列融资,目前股东包括贝恩资本、愉悦资本、中金资本、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子基金、小米集团、蔚来资本、KIP中国等。

  在碳中和的大势下,新基建蕴藏着巨大的机会。目前,全球交通行业碳排放平均占比是16.2%,我国交通行业碳排放占比为7.5%,比全球低50%,主要原因是国内千人汽车保有量为199辆,远低于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和地区。根据预测,国内汽车保有量的饱和点是每千人400辆左右。如果从199辆上升到400辆,国内交通行业碳排放占比将达20%,超出全球4个百分点。

  对此,戴震指出,“这4个百分点的差距,主要是能源底层供给基建落后与效率低下导致的。”而在中国,由于总体产能过剩,优质供给不足,市场格局不均衡,能源一直是痛点最深的行业之一。能源是社会发展的底层支撑,在中国,能源的数字化和新基建,是一次重塑产业的新机会,能链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切入赛道。

  目前,在全国1800个城,每三公里商圈,就有一座能链连接的加油站和充电站,均匀密度比达到70%。在能源底层新基建,能源补给端的网络密度上,目前能链已经成为密度好,价格优的能源补给网络,这是数字化在能源基建上的应用。

  以交通行业为例,据推算,假如将油和电的成本都能降低5%,将让行业利润率提升将近30%。数字新基建,可以有效解决能源行业的痛点。

  “在原有基础和资产上,通过算法实现最优配给,这是新基建的标准打法。通过算法和集中供给,再通过投资,可以将每个能源赛道重新做一遍,这都是在和新基建接轨。”

  从能源角度来看,新基建投资的机会有两个方面:在碳达峰和碳中和国策下,一个是城市面临一个不可能三角的考验,城市发展需要更多的能源消耗;同时,城市还要控制碳排放,如果碳排超额,还要缴纳碳税;此外,老百姓还需要更低价的能源。既需要保民生,又需要减排,还需要交碳税,由此将产生大量的新基建机会。因此能链在城市电管理、城市能源的管理中台、交通的能源补给网络等领域也越来越深入。

  另一个方面,在客户需求端,不仅面向大众的大平台,还有包括能源基建、城市类热管理基建、数据交换基建等在内的细分领域中小平台,都有很多投资机会。

  根据目前的业务规模测算,能链每年帮助交通领域实现碳减排210万吨,相当于6322万棵阔叶树一天的二氧化碳吸收量;相当于69.6万辆小汽车一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在碳中和与碳排放上,能链希望可以为国家尽一份力,这也是企业的大义情怀。”戴震表示。

  新基建也给城市带来了新的变化。据了解,能链总部位于青岛崂山区。在社会零售总额贡献率方面,目前排区级第三。

分享: